广电运通(002152.CN)

广电运通陈建良:计算产业是数字化转型的核心驱动力

时间:20-08-11 16:14    来源:人民网

人民网北京8月11日电(记者夏晓伦)在各行各业加速进行数字化转型的今天,数据量呈现出爆炸式增长态势,这对算力供给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近日,广州广电运通(002152)金融电子股份有限公司执行总经理陈建良就相关热点接受了人民网记者专访。

记者:当前,我国十分重视数字经济的发展,包括推出上云用数赋智等一系列政策,那么其实对于我们传统企业来说,这种智能化转型,包括现在一些新的技术5G、云计算等给企业带来机遇的同时,传统企业智能化转型升级存在哪些挑战?

陈建良:因为今年特殊的年份确确实实会给企业各行各业的企业都带来很大的压力,尤其是相对原来比较传统的企业。具体来看,传统企业在智能化转型过程中面临着很多的困难,第一个是人才,传统的企业受原来行业特性及自身发展轨迹影响,在人工智能或者智能化转型方面的人才储备上存在天然短板;第二是传统企业本身技术的积累往往还没有得到充分的沉淀;第三,挑战还会来自于企业的资金和内控防风险能力。因为在疫情期间,很多传统的企业对于后期的投入是比较犹豫的,当企业投入与技术快速升级迭代的需求存在差距,风险不好控制,在转型上会受到很多约束。

因为受制于资金不足、信息化基础薄弱、缺乏新技术人才等因素,目前很大部分的小微企业难以真正融入智能化发展的浪潮中。相比于大中型企业,小微企业的智能化之路面临更大的试错成本和不可控风险,稍有不慎就会危及生存。这需要行业里面的生态构筑者、引领者,推动产业智能化升级,实现共赢。以我们广电运通来讲,我们在钞票识别等技术沉淀的基础上,充分发挥银行智能设备上积累的应用经验,再加上公司人才队伍聚集,转型升级起来就顺理成章了。

记者:5G、云计算、AI 等新技术的融合在未来会发挥什么样的作用?尤其是云与计算的深度融合发展对产业会产生什么影响?未来企业如何加速新信息技术应用?

陈建良:当前社会已经发展到以智能、云计算、大数据、移动和社交网络为核心特征的倍增创新阶段,正快速迈向智能创新阶段。智能创新将推动生产、管理和营销模式变革,重塑产业链、供应链和价值链,升级传统生产力,使之焕发新的生机与活力,最终加速数字经济的发展。以5G为例,5G实际上是一个传输能力,它最核心的一个技术就是没有延时、高效。在万物互联的未来,我们通过云计算将数据进行高效汇集,通过5G进行传输支撑,这个是一个很大的产业。中国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近年来云计算、人工智能、物联网、边缘计算和5G方面的技术创新都已经接近甚至个别领先全球。在数字化浪潮的推动下,基于新一代计算平台,中国的服务器、存储、操作系统、数据库等IT企业将迎来巨大的发展机遇。

目前,广电运通在全球大概有50多万台的智能终端和超过100万个智能识别模块,这种智能终端及模块的连接,数据的传输,再结合5G网络,加上我们跟华为合作,构建基于人工智能要素中最核心的算力,这些协作将发挥出更好的整合效益。

总之,未来的万物互联,随着云计算、物联网、人工智能、5G等新技术的不断普及,将加速“万物感知、互联、智能”为特征的智能社会的来临。实现智能社会首先要经历全面的数字化进程,而计算产业是数字化的核心驱动力。拥有了计算能力的各种智能终端设备,比如智能手机、音箱、电视机、家居、摄像头、水表、电表等将变成“会说话,会思考”的机器,和无处不在的云计算相结合,又将不断拓展行业服务的深度和广度,释放巨大的计算需求。

记者:您刚才也谈到了广电运通与鲲鹏的一系列合作,包括确实也在布局AIoT(人工智能物联网)方面的布局,您能不能详细介绍一下跟华为的合作?作为广东鲲鹏产业生态的重要成员及伙伴,贵司在鲲鹏计算领域已有哪些进展?鲲鹏解决方案对企业提供了哪些帮助?对企业发展有哪些促进作用?

陈建良:2020年3月,广州无线电集团有限公司与华为技术有限公司签署合作协议,双方基于“鲲鹏+昇腾”处理器进行技术攻关、成果转化、硬件合作、技术支撑及行业应用孵化。其中,广电运通将与华为共同开展基于“鲲鹏”主板的服务器、基于“昇腾”处理器的边缘计算设备的研发、设计、生产、供应链管理及售后服务,推进相关产品在各行业的应用。

2020年8月,广电鲲鹏服务器产线将在广电运通产业园正式投产。广电运通还将在广州黄埔区的中新知识城投资建设广电鲲鹏智能设备制造基地,预计两年内基地的建成,将实现同比增速百倍规模化生产,加速推动鲲鹏计算产业的成长。

广电运通和华为合作是互相选择的结果。我们选择华为,前面已经解释过,我们希望在算力上布局优化。而华为为什么会选择我们来做生态合作伙伴。一个是基于广电运通有很广阔的应用场景,加上我刚才说到的我们的技术沉淀,及我们国企的背景,这三个因素将非常有助于鲲鹏生态的建设。作为鲲鹏生态一个很重要的合作伙伴,我们未来的想法是基于鲲鹏处理器,构建广电运通整个服务器的设计、生产及销售能力,在智能金融、智能交通、智能便民和智能安全等四条跑道进行发力,华为的服务器产业化将有助于我们这方面整体实力的提升。同时,我们也为华为的服务器产业化提供我们这方面的实力。

关于具体的案例,我们在智能安防方面,我们是跟华为的服务器进行深度的合作,基于它的服务器,我们开发了一个综合应用平台,应用平台上面我们也开发了很多应用软件。应用的平台上包括我们的智能安防,智慧城市,这成功的案例在深圳南山区和龙岗区都有,都是我们跟华为深度合作带来了整个项目。

记者:当前,我国计算产业自主循环的生态能力如何?在鲲鹏解决方案与企业深入结合过程中,有哪些有价值的经验?对鲲鹏生态有什么期望?

陈建良:计算产业的产业链规模很庞大,包括芯片、元器件、操作系统、基础软件、应用软件、系统集成。目前来看,我国自主循环能力还较弱,国家的信息化技术创新战略正在大力推动以上的发展。根据相关统计数据,2019年中国PC市场销售量约5060万台,服务器市场销量约369万台,整体市场容量超过4000亿元。根据华为的行业分析,在未来三年,鲲鹏计算产业市场规模预测是1700亿,其中鲲鹏服务器接近400亿,PC机接近300亿。目前我们正在推进金融、交通、警务及便民各大领域的适配工作,已推进的项目进展顺利,算力效果显著。比如刚提到已成功落地深圳南山区、龙岗区的智慧警务业务。

参与鲲鹏生态的建设,对我们来说也是一个挑战,期待华为接下来能进一步明确计算产业战略,做好生态伙伴分工,加大资源投入,强化人才聚集,打造一个长远的战略规划。基于华为鲲鹏生态,我们将同步做长远规划,这种规划包括我们做服务器生态,包括服务器生产制造的产业链或者供应链,我们都要把它打造好。相信在鲲鹏计算产业的各生态厂商的共同努力下,不仅是硬件,基础软件生态也将得到培育,特别是政府、金融、电信和互联网等行业主要场景得到规模商业应用后,将给这些行业的上下游参与者带来产业变革的大机遇。

记者:可以说,今年是鲲鹏产业元年,它是在打造一个全新国产化计算产业生态,那么这个生态对于国家也好,对于企业也好,对于公众也好,它的一个整体价值体现在哪一块?

陈建良:这首先是一个国家战略,整个计算生态产业的转型升级就是要把我们的计算产业,或者说以前我们相对被国外卡脖子的行业,通过我们自己的自主可靠、自主创新进行高速发展。无论是广电运通未来要大力发展的AIoT人工智能万物互联战略,还是我们的计算产业,它的基础就是我们的计算。人工智能的四大要素——算力,算法、场景加上数据,现在回过头,算力是我们各行各业最基础的也是最关键的要素。鲲鹏算力的生态发展,将给国内国计民生在内的各行各业以及各个产业的升级都将带来一个巨大的变化。这个变化也是我们,以及生态合作伙伴和鲲鹏,和华为合作的一个基本动力所在。

对于我们企业来讲,实际上是企业的产业选择或者转型升级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原来我们是做传统的银行经营设备,我们现在进入到人工智能的四大要素的构建,让我们企业也打开了新的发展空间。

记者:这个过程中有没有一些好的经验、好的价值可以分享?

陈建良:比如说我们现在跟华为合作,我们母集团广州无线电集团已经构建了和华为合作的适配中心,基于鲲鹏和昇腾的一个适配中心,我们在做各种软件的适配,这目前是除广东地区(深圳除外)唯一的一个适配中心。我们公司在鲲鹏适配中心的建设,加上广电运通有优势基础的政府、银行、公安、交通及旅游等行业场景应用经验,我们在人才培养、鲲鹏应用技术积累方面都领先了竞争对手一步。

记者:再次回到鲲鹏这个概念,您觉得对于鲲鹏在广州、在广东,甚至于辐射到全国,对于鲲鹏生态的打造和数字经济的发展有什么关联?

陈建良:首先一点我刚才说到的,华为计算生态的打造,核心是战略要明晰。另外他在选择合作伙伴方面,目标是把这个行业里面最优秀的企业都吸纳到生态圈里面。基于这一点,我们思考的是,华为的计算产业不单在广东,在全国各地,华为未来要如何取胜?华为目前是国内计算产业中唯一提出打造生态圈的企业,可借鉴的成功经验不多,我们希望能一起探索。

打造生态圈,其实目的就是去把这个产业做好。但是从微观上讲,它肯定要给企业一个赋能。目前企业都处于数字化转型的过程中。企业数字化转型,以前叫信息化,现在提数字化。数字化时代,数据就是生产资源,要靠数据驱动,所以说AIoT是基于人工智能的万物互联,万物连起来以后,把终端的数据全部汇聚,如何处理这些数据,这些数据挖掘出来的数据价值,就是我们最直观的数字经济。广电运通正在做一个aiCore System的人工智能企业级大数据平台,我们为各行各业的企业提供这一个平台,让企业的数据在平台上进行汇聚,加上平台上图像、声音、步态等多模态的算法,和以往对比,企业数据挖掘出来的价值就完全不一样了。这个产品的开发,是基于我们对数字经济市场的判断,基于我们正在参与的产业升级的洞察。

记者:关于aiCore System的大数据平台,您能再介绍一下它的具体应用情况?

陈建良:我们这个aiCore System是一个人工智能的大数据处理平台。在我们未来推出的广电鲲鹏服务器中,我们将把这个平台与华为鲲鹏服务器做一个结合。鲲鹏计算产业链里既有硬件也有软件,实际上我们这个数据平台跟华为的硬件接口,在操作系统上面有一层就是我们大数据处理平台软件,基于我们的大数据处理平台软件,各个企业在上面做应用层的软件开发。如果没有我们的大数据,每家企业它需要独自构建这么一个平台,这对企业的效率及人才的投入要求非常高。广电运通做了,就帮助企业减少了做数据挖掘加工的资源投入。

为了企业方便应用,我们将这个数据处理软件固化在我们的广电服务器上,形成一台具有鲲鹏处理器+广电运通aiCore System人工智能大数据处理的软硬件一体机。跟其他竞争对手的服务器相比,广电鲲鹏服务器将拥有独到的竞争优势。

记者:最后,面向未来,您对企业数字化转型拉动数字经济发展有什么期望?

陈建良:企业的数字化转型不仅是要从“信息化”转变为“数字化”,更是指企业业务模式的转变。数字化的核心是靠数据驱动,计算产业是数字化转型的核心驱动力。对广电运通而言,是从金融电子制造向人工智能AIoT战略的转变。

首先,企业领导人要充分理解业务,优化现有信息化系统,支撑企业业务转型。传统产业要充分利用新兴的数字化技术来解决资源配置不合理、成本居高不下的问题,甚至需要利用人工智能、大数据、区块链、物联网等技术改变产品的形态、收费模式,重塑商业模式。

第二,数字经济是未来的发展趋势,是国家鼓励和引导的方向。包括广电运通在内的各个企业对此要有充分认识,必须要拥抱变化、适应变化,才能跟上时代的发展节奏,让企业的发展和时代的发展匹配。只有这样,企业才能从竞争中脱颖而出,参与并引领变革,持续保持竞争力。

数字基建是国家“新基建”战略的核心内容,服务器作为企业端必备的IT硬件设备,将是这个新基建中重要的信息技术建设的基础设施。鲲鹏服务器自主创新的优秀代表,必将是市场上的有力竞争者。广电运通将响应客户大数据处理及云服务需求,在已有广泛客户基础的政府、财税、银行、警务、交通、便民等领域推进广电鲲鹏服务器软硬件产品落地。 

(责编:杨曦、夏晓伦)